□晨報記者 王亦菲
  120承擔著救死扶傷、“和死神賽跑”的重責。然而,當120急救員匆忙趕到現場時,卻受到了病人親友“到晚了”的指責,甚至遭到了棍棒、板磚毆打。
  前天下午,上海市醫療救護中心120急救員小陶和同事在徐匯區古宜路附近急救一酒精中毒病患時,遭到了病人七八名酒友的毆打。
  目前,警方已經介入調查此次事件。
  十餘分鐘到被指責“太慢”
  昨天下午2點多,記者在位於寶山的家中見到了正在卧病休息的小陶。“本來醫生是讓我住院的,但是我不希望家裡人太擔心,就和他們說一點小傷。”床上的小陶看起來氣色還不錯,但赤裸的上半身上還留有明顯的傷痕。
  “這些都是當時被打的,除了外傷,醫生說還有腦震蕩和耳朵出血,需要進一步觀察是否有顱內損傷。”小陶指著眼部的淤青說,眉毛處還有縫合過的傷口,頸部、胸部、腳部都有不同程度的出血外傷。“腳上是當時被他們拖著打,一路摩擦出來的。”
  儘管傷口已經處理完了,但前天發生的事情卻讓小陶難以釋懷。
  小陶說,6日當天正值他上白班。下午2點左右,上海市醫療急救中心龍華分中心接到出車任務,徐匯區古宜路有一名疑似酒精中毒病人需要救治。
  “收到通知,我們就立刻從待命的分站出發了。”小陶說,當時他們車上共3人,“除了我還有一名司機和一名女急救醫生。”小陶說,從位於淮海路上的455醫院“120”分站到位於古宜路180弄的現場,車程約2公里。“我們2點13分左右就到了。”
  到場後,急救醫生立刻對患者進行診斷,初步判斷為酒精中毒。“當時患者躺倒在賓館兩樓和三樓樓道的拐角處,地上有嘔吐物,很滑,擔架不好抬。”小陶當時就讓一旁圍著的七八名男子拿來桌布,墊在地上方便搬運。
  “因為病人塊頭比較大,我和司機(同時兼職急救員)兩個人不好抬,就喊他們一起來搭把手。”沒想到,小陶的提議無人響應。“一直在旁邊罵我們,說來得太晚之類的話。”小陶這才發現,那些男子也都滿身酒氣。
  就在這時,一名男子突然站出來,表示願意幫忙抬擔架。誰知道,擔架剛往樓下走了幾步,男子自己不小心摔倒了。他氣急之下破口大罵。“說我們來得不夠快之類的。我當時就和他說,救人重要,別罵了,耽誤救治。”小陶說著,和同事將病人抬到了一樓。
  急救員被棍棒、板磚追打
  本以為病人抬到樓下,男子的激動情緒也就過去,但令小陶萬萬想不到的是,到了樓下,男子突然邊喊“要你話多”邊追打小陶。
  從現場拍攝的視頻看,當時小陶一路往停車場位置跑,多名男子在其身後緊追。其中一名穿著花色上衣的黃發男子手持棍棒,朝著小陶狠狠揮去。
  隨後,小陶被多人圍堵、按在一輛車前,混亂中還被一塊磚塊砸中頭部,當場鮮血直流。
  一旁的女急救醫生焦急地大喊,並撥打了110報警。“他們看報警了,就一下子都跑了。”小陶栽倒在地,才發現,自己的鞋子不知何時不見了蹤影,腳底板因為被拖行,已經一片鮮紅。“混亂中,司機和女急救醫生也都被打了。”
  很快,警方趕到,但現場只剩下打人者所屬公司負責人。該負責人等打人者散去後,指著已躺在擔架上的患者向受傷的急救人員說:“你們還不送他去醫院,如果他有危險,你們要負責。”
  “其實,我們另一名救護員已經第一時間通知了急救中心派另一輛車將病人接走,不能耽誤病情。”隨後,病人被另外一輛救護車就近送到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
  考慮到傷情,在知會了警方後,小陶三人也先行前往醫院就醫。司機小周右眼遭到拳擊充血,視線模糊。“當時我開車,把受傷較重的小陶和醫生小張送到醫院。”急救醫生小張表示,自己手機也被對方砸壞。
  警方已經展開調查
  昨天下午,記者找到了事發地點——位於古宜路180弄3號的綠匯商務酒店門口。據酒店服務員介紹,當天中午確實有多名男性在餐廳用餐。“可能是公司宴請,喝了不少酒。”服務員說,其中一名男子喝多了,躺倒在地。隨後同行人撥打了120急救電話。“倒地的男人看起來也不算太危急,還是有點意識的。但後來不知怎麼回事,其他幾個人和120急救人員吵起來了。”
  昨天下午,記者來到了當時收治該病人的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下午2點55分送到醫院的,送來情況還可以,送到搶救室治療後,大概下午4點多,他就自行離開了,沒有大礙。”
  徐匯警方證實,8月6日14時20分許,分局接110報警稱在古宜路有多名男子毆打他人。民警趕到現場時,打人男子均已離開現場。經初步瞭解,系120急救中心醫護人員在對一名醉酒男子救治期間遭該男子同伴謾罵與毆打,目前公安機關已展開調查。
  上海市急救中心負責人表示,三名受傷急救人員正在療養,這次遭遇對他們的心理造成不小傷害,現配合警方調查此事並作出性質認定。“120出車時一個團隊只有三個人,隨車攜帶的只有醫療急救品,沒有醫院保安、110聯動等來保障‘單兵作戰’ 的急救人員安全。”
  對話被打急救員
  救援不存在延誤,完全按流程
  小陶,上海人,1988年生。26歲的他自2009年加入上海市醫療急救中心擔任急救員,5年來,參與過無數次的急救任務。
  晨報記者:這是你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嗎?
  小陶:被打這種情況是第一次發生,但被家屬罵幾句、指責幾句則是家常便飯。
  晨報記者:被指責120抵達時間延誤,事實上如此嗎?
  小陶:我們一接到電話,立刻就出發了,完全是按照急救流程發車、救援,不存在延誤的情況。我們從出發到抵達不超過10分鐘。我們一開始都一直忍讓。我就說了句“你們這樣會影響我們救人的。”不知道是不是這句話讓他們誤會,以為我不願意救。
  晨報記者:聽你口氣,感覺是被打了,覺得委屈?
  小陶:委屈肯定是有的。這次被打算是個特例,但是在救援過程中,我們急救人員遭受各種各樣的冷言冷語是家常便飯。有時候,病人打120時情況說得不清楚,地址說的不准確,或者是小區內門牌比較繞,我們希望家屬能夠到路口、標誌性建築下麵引導一下,但有些家屬就會認為我們服務不到位,偷懶。
  不過,更多的是,對於救護車抵達時間的指責。有時候確實是晚了些,有路況原因,也有高峰時候用車緊張原因。但家屬會一股腦全怪在我們急救人員身上。
  晨報記者:既然這麼委屈,你有想過離開這個崗位嗎?
  小陶:急救員工作強度很大,每天12個小時待命,隨時準備出車,風雨無阻,加班是家常便飯,再加上待遇不高,流動性很大。但是,我倒是從來沒想過要離開,至少現在沒有。這畢竟是份救人的工作,當順利把病人送到醫院,家屬一句感謝,就會讓我很欣慰。
  晨報記者:作為急救員,每次出車時,你需要承擔的任務是?
  小陶:在很多人眼裡,我們急救員和擔架工是划上等號的,就是運送病人,沒有技術含量。但其實我們都是身兼數職,除了抬擔架,協助急救醫生快速、安全地把病人轉移,還需要掌握包扎、止血和心肺複蘇術等急救技能。因為如果遇到重大車禍或者災害,現場受傷人員眾多的話,光急救醫生不夠,我們都需要具有急救的基本能力。
  晨報記者:對於家屬和病人,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小陶:辛苦沒關係,我們更希望得到的是家屬和病人的理解。很多家屬可能由於著急、心情不好,態度不佳,這種心情都可以理解,我們急救人員也會盡可能安慰對方。不過我們也希望,在急救人員儘力救治傷者的同時,能夠得到應有的尊重和理解。
  120的窘境
  日均千餘出車,1/4非急需
  市醫療急救中心:非危重患者儘量錯峰呼叫
  □記者 朱國榮
  晨報訊 高溫下的申城,上海中心城區醫療救護用車量劇增,近日來日均高達1000餘車次。上海市醫療急救中心昨天表示,8月份會持續高溫,急救業務量會居高不下,救護車運行將面臨巨大壓力。
  據市醫療急救中心介紹,為緩解一線高峰用車壓力,市醫療急救中心於近期開設科室應急隊伍加班車,高峰時段中心城區可投入運行的當班救護車能達到120輛,但還是難以滿足市民需求。
  據市醫療急救中心有關負責人介紹,在目前的急救出車任務中,約有四分之一的病患並非十分危重的救治對象,甚至有些病人認為叫救護車送醫院要比自己去醫院看病更能得到重視和儘快救治,這對原本就緊張的急救資源造成了極大的浪費。
  為此,市醫療急救中心呼籲,上海的急救車輛,重點是保障危重患者的救治,對病情穩定的普通轉院和康復出院送回家的對象,儘量錯峰呼叫和使用。  (原標題:120急救接治患者竟遭近十醉漢圍毆)
創作者介紹

MacBook

bjemc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